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小平 > 评论 | 我根本不相信有什么冬天的牛市

评论 | 我根本不相信有什么冬天的牛市

死去的野狼
 
今天,股市涨了。不管什么原因,国庆之后,股市一直在涨,大概涨了足足5%。
 
这种结果,和我的预测,是有短期偏差的:我一直认为国庆之后是股市冬天。确实,天气的冬天不一定是股市的冬天,比如2014年的冬天就为2015的大牛市奠定了基础,可是2007年的冬天,之后可是大熊市呢。
 
好吧,从当前这一个月来看,历史似乎在选择重演2014年,股市在躁动中上行。
 
我并不是桃花源中人般不知魏晋,只是记忆里太多折骨流血的亏损痛苦。
 
当2016年的衰败气息显露时,不能不喊出来让别人警醒:当下,别重仓买股票。我根本没有改变主意:当前的上涨,是一种急于求成、是一种好大喜功,散户们的记忆力比金鱼还短,眼光比天文望远镜还短视。
 
2015年大熊殷鉴犹在,大家就那么快的想再造一个2016牛市了?这个股市,绝大部分股票,价格除以2,也太贵;价格除以10,也未必不合理。
 
这个股市里有很多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对此,我想起硬派小说里有名的句子:死狼躺在荒野,时间越长,气味越大。可我亲爱的群众们,感冒堵了鼻子,对死狼视而不见。
 
你们越是放入资金购买股票,越是掩盖这个气味扑鼻市场的问题。你们越是激动的换手,越是把绞索拉得更紧。中国房市那么贵,我可以理解;股市这么贵还有人买,我不理解。我明明知道这个市场的黑暗面有多黑,可愣是劝不住公号的读者们去投机。
 
多头们,你们以为掌握了真理,放肆的进攻,这让空头派的我,想起法国大革命、想起丹东、想起罗伯斯庇尔、想起路易十六。你们以为大革命是历史进步,我认为是历史退步!你们以为是不屈不挠大无畏,我认为你们是一群暴民。
 
倒退的法国大革命
 
好,今儿说几句法国大革命,让你们知道,这是一场倒退的革命。
 
大革命之前,法国很不错,是欧洲大陆上文化和工商业最发达的国家,比英国好。但革命之后,法国比革命不彻底的英国,要差很多。为什么?作为法国大革命产物的拿破仑帝国建立后,天天打仗,社会极不稳定,民族精神和物质财富被消耗在内部革命和对外战争之中,后遗症严重。而且由于大革命的历史,法国人形成了绝对不和他人妥协的民族精神,各个集团你死我活,内阁短命,100年间,出来了15部宪法。中国散户们和别人妥协过吗?不,今天买,明天杀,一年自我折腾50遍。
 
时尚大国
 
大革命前,法国是世界第一时尚大国。好吃,好穿,法语也优雅,但大革命蔑视一切传统,在衣、食、住、行、娱乐、婚丧、节庆等社会领域,竟然越是粗俗,越是流行。托克维尔说:法国人,这帮法国人,他们殚精竭虑地要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呵呵,股市谁还尊重严肃的估值?没有,全是粗俗的P/E倍数,这是最傻的估值办法。
 
革命恐怖活动
 
大革命自己说,最不可接受的事儿,就是革命恐怖活动。结果,他们自己最恐怖。革命的管理者素质极差,以雅各宾派掌权期间建立的拥有无限权力的公共安全委员会为例,这个委员会由12人组成,全是一帮狂想者,堕落分子,空想家,拉皮条、妓女,王室叛徒和被开除的教士。这些人的动作和部分欺骗散户的庄家差不多,天天就想着拉涨停、搞暴动。
 
罗伯斯庇尔的美德
 
大家常常念叨罗伯斯比尔,多么牛逼的人物啊。其实罗伯斯比尔有重大性格残缺。他不喝酒、不抽烟、不近女色、拒绝贿赂,个人生活作风无可挑剔,被誉为“不可腐蚀的人”。因此他道德感特别强,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改造世界,并且坚决摧毁不同意见。他之所以把革命家丹东推上断头台,仅仅因为丹东曾发过两个侮辱“美德(罗伯斯庇尔的美德)”的言论。大革命摧毁宗教,但又把革命本身变成了新的宗教而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根本不顾公权、私权,谁不革命谁反动。这还了得,中国散户们不也如此吗?不唱多就是反动,就要在评论里把作者骂出个八辈子祖宗,这样的市场,有意思吗?
 
革命暴力
 
革命的暴力,我就不多说了。仿佛大牛市里的狂喜一定要用献血来祭祀,长期以来,我们都认为:杀死国王路易十六是法国大革命非常彻底的坐标。其实这位国王,非常理性,平和,对朋友和平民都很温和,解散议会时不动用武力,重启议会也是为了团结法国。可是,他哪里有路易十四、十五的太阳光辉,遇到一帮完全不讲逻辑的暴民。他和革命者讲财政改革,而革命者借机怂恿群众攻占与财政改革毫无关系的巴士底狱。当暴力成为习惯,法国就要完蛋。当每年都要做牛市,每年都要搞什么年终吃饭题材,那股市短期暴动也不可避免。
 
公开表决
 
对路易十六和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审判是人类文明的倒退。有人栽赃,比如雅各宾派,说在王宫中发现铁盒,内有文件,证明国王里通外国和向议员们行贿。1793年1月16日国民公会开会,说是否投票表决是否处死路易十六,暴民欢呼;马拉走上来提议,说就不要搞无记名投票了,公开唱名,让群众在场围观议员,威胁他们“正确”投票。尽管如此,最终赞成处死国王者仅以一票取胜,即361票对360票。
 
就这样,国王处死了,法国革命到了最高潮。然后,就崩盘了,法国最终变成了全世界最不重要的发达国家。至今如此。
 
去年,中国股市的历史最大牛市崩盘了,我估计怎么也得休息个7年。今年更是应该休养生息,缓缓气再说。
 
结果,据说最近又要搞牛市了。扯。大家一定不要冲进股市,管好你的钱,过好春节再说。记住了。不要假装听不见你的证券保证金的哀嚎。
 
我根本不相信这个冬天有牛市。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