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小平 > 炒房成为一场大型社会运动

炒房成为一场大型社会运动

房地产问题,重新确定了你我他的社会地位,划分了新时代的社会阶层,固化了以金钱数量为衡量基础的人际关系,给改革开放的历史性评价给出了一个直接、清晰、丰富的脚注。

中国房产价格问题,绝不仅仅是个经济话题,因为有点过分了。

价格狂飙。

一句话,房价涨到浑不讲理了。

炒房,演变了一场超大型社会运动,更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哲学革命。

在社会运动中,人民认清了自己的地位、阶层和权利;在哲学革命中,群众明白了命运从哪里来,要去向哪里。

先说说社会运动。中国社会,从史前时代开始,一步步在奴隶制、封建制、半殖民半封建制度、官办资本主义制度中进化,目前推进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当然,对初级阶段这个定论,争论很多。毕竟,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人均GDP可能已突破了一万美元,早已跻身全球中等收入强国之列。考虑到中华民族人口的巨大体量,如果再谦虚的称呼自己还在初级阶段,未免有点让其他国家、邻居觉得中国过于韬光养晦了。

建国后,社会运动此起彼伏,波浪一直冲击到了改革开放的沙滩才稍微停歇,全体人民开始真的把精力、把智慧、把时间集中和动员到了社会主义经济大建设,而不是其他。

改开前的这段过往历史,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本文暂不评述,我们来看看改革开放这个大国策实施过程中对十几亿人民的心态冲击。

有三句话路人皆知:第一,是摸着石头过河,第二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第三,谁不改革谁下台。

这些朴素的言语,全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说的,语气真是横空出世莽昆仑,振聋发聩。

摸着石头过河,意味着可以任意尝试,只要不淹死人,凡事均可以试试,田地可以到家,工厂可以经理负责,演员可以拿一个亿的薪酬,这些都没问题,甚至说试验不行还可以倒退回来;

让一部人先富起来,那可是彻底解放了大家的彼此戒备心理,有钱不再是耻辱的代名词,不能再受到批判,能者多劳,勤者多得,原来充斥着铁饭碗大锅饭的冷清社会,开始被金钱、利益的柴火烧得沸腾;

谁不改革谁下台,这是总设计师南巡的开篇惊人之语,这下,原来面孔僵硬的村委、县委、市委、省委,开始集中精力为城市谋经济福利,做投资大局,抢发展卡位,官员考核标准,首先是唯GDP高低,这一绝对的硬标准盛行至今。

这几句话,如几颗原子弹的连锁重叠爆炸,推动了中国社会运动大浪激荡滔天,最终形成了当前社会热议的房地产价格问题。为什么运动聚焦在房地产?是啊,改革开放积累的400万亿人民币财富,绝大部分就是化为了一栋栋钢筋水泥的房地产。中国房地产的售价加总约300万亿人民币(截止到2016年8月底),占社会总积累财富75%以上,因此,假如有外国记者要问改革开放运动到底为中国获得了什么,我们可以把上亿本房产证,一本本摊在桌面上给他们看。

问题是,这么多财富,在分配上并不平等,极少部分人获得了巨大财富,一部分分享了中产阶级地位,而相当一批劳动者目前只能糊口,当然,别忘了还有近600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这一点,还真不是我说的,各位可以去查查人民网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在08年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数十篇中央雄文中,重点就是谈到了分配机制失灵的问题。看来,中央也觉得分配不均、基尼系数过高,是改革开放的一个副产品,要大力解决。

以前,我们划分人的阶层,一般看其出身,譬如贫下中农最光荣,工人阶级也不错,城市小作坊主就不太受待见,知识分子是臭老九,虽然安慰性的有一句“老九不能走”。

现在可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判断一个人的成就,首先看他名下的房产。房子有多大、是什么类型、单价多少、是否是学区房、在哪个城市、是否境内境外均有,这些几十年前完全不可想象的问题,竟然成为当下朋辈相交、男女择偶、邻居往来的隐形标准,成为人人热议、各有看法、互不服气的阶层性话题。

得,第一个问题说完了:房地产问题,重新确定了你我他的社会地位,划分了新时代的社会阶层,固化了以金钱数量为衡量基础的人际关系,给改革开放的历史性评价给出了一个直接、清晰、丰富的脚注。

日后将继续给大家谈谈房地产是如何成为一场哲学革命的。

什么是哲学,一般认为是如何看待世界、看待社会以及看待人类的方法论。譬如,人类社会如何形成,如何发展,如何进化这样根本性的问题,就需要哲学这一工具,从形而上的视角来解释,物理化学生物学政治学等,只能从形而下的角度来加以佐证。

马克思说过,“哲学家们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了世界,问题是,如何改变世界。”中国房地产问题,当然给很多人看待这个世界提供了新的视角,新的方法论,明白了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也渐渐知道了,虽然不能如马克思般改变世界,但应该顺势而为,只是看报纸知道房地产在涨,不行动,不改变,那是哲学家的悲剧,不能重演。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