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小平 > 万科与华润翻脸 | 央企利益不太可能让渡给地方国企

万科与华润翻脸 | 央企利益不太可能让渡给地方国企


经济就是政治,政治就是经济,所以说,有政治经济学这个概念。
 
万科管理层引入新的第一大股东的尝试,就是企业政治斗争到了极限和分晓的时刻。
 
为了达到内部人长期把控企业的目的,这几个月,万科管理层到处求援,竭力想引入一家对管理层友好的大股东。为此,万科付出了长期停牌的代价。
 
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是姚老板,他显然厌恶管理层,只是前一段事关宝能系资金来源的舆情汹涌,暂时隐忍不发而已;而第二大股东华润和万科已经交恶:3月12日,万科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派驻万科的三位董事提出万科程序违规问题,并向深圳和香港的监管部门作出反映。
 
是朋友,会这么干吗?


和对手,也许能惺惺相惜,把酒言欢;好朋友知根知底,若翻了脸,如玻璃粉碎,毫无复合可能。
 
这次,万科对深圳地铁的定增发行价是15.88元,相比停牌价24.43元,理论折价高达35%。一家完全有能力以更低折扣从股市融资,或者完全有能力以超低利率从债市借款的上市公司,对自己的家产摊薄力度如此之大,真是亲者痛,仇者也痛,朋者也痛。
 
亲者,是指万科的大批散户、内部员工。对于他们而言,谁是万科的头,并不重要,谁能把股票炒高,才是王道。股票价值被没有必要的如此打折,能不痛?
 
仇者,如宝能系,肯定也不爽。他们是放了杠杆进来炒股的,甚至想利用第一大股东身份赶走王石拆分万科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的,结果发现深圳地铁伸手摘桃子,想弯道超车成为第一大股东,能不痛?
 
朋者,如华润,白做了多年沉默大股东。一番交易大战后,突然发现被替换成了二股东。被宝能系突袭,华润可以认栽;但这次万科管理层引入深圳地铁,公然要把华润赶到一个无足轻重的三股东地位,傅育宁和这家央企太没面子了,能不痛?
 
我是根本不相信深圳地铁能给万科股东带来什么实际好处:地铁,是公益设施,不赚钱,只赔钱。政府给地铁公司以沿线开发地产的权力,是为了弥补地铁这一天然经济缺陷,因此,深圳地铁的地,什么沿线,什么上盖,所产生的价值,只可能来之政府,用之于政府。如果深圳地铁的利益,显著外溢到某一家上市公司,那是政府失职。
 
不仅如此,华润披露:本次深铁只是通过两个项目与万科合作,并不是深铁整体业务的权益合作,不能锁定未来万科与深铁在其他项目的开发合作,未能形成对万科的持续性支持。也就是说,华润认为深圳地铁是趁万科之危,进来低价拿了大股东而已。对公司持续性支持?不可能。这样的第一大股东,不如不要。
 
好吧,如果一个地方公益性公司不能给上市公司带来好处,且不能形成持续合作,那么上市公司管理层如此高调要引入这家公益性公司,想干什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再想想,去年到今年,正是深圳地产火热之时。估值真心高啊。此时,深圳地铁,仅仅用两个项目,就豪取全球最大住宅开发商之20%股份及第一大股东地位,万科的估值团队,未必称职。
 
这么说吧,万科想引入深圳地产当大爷,逼退姚老板到第二大股东,打压华润到第三大股东,别说感情上,技术上也不可能达到。

1

华润已经把这次反对,上升为政治事件。作为长期的第一大股东,多年来,华润没有介入万科的实质管理,也无用人权。这种看似宽容的松散管理,在当前的“央企重大事项要党委批准,董事会执行”的政治背景下,不可接受,也是一种对央产的漠不关心。这次,华润强烈表示:“华润负有对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责任,对该方案并不满意。”华润持万科股票市值数百亿,如果增发摊薄高达35%,则央企利益将大幅让渡给地方国企深圳地铁,难道只是经济问题?华润的上级,无论是国资委,还是国务院均不会坐视。

2

股东大会难以通过。引入第一大股东,公司政治将大变,如此重大事项,需要召开股东大会,三分之二非关联股东投票同意才可。目前,华润持股万科15.29%,宝能系持股24.26%,两者联手即高达40%,股东大会上届时简单否定即可。我不敢相信,姚老板会把公司第一大股东身份,拱手让给深圳地铁。况且,姚老板原本是准备赶走王石拆分万科的,只是担心华润对管理层的多年感情支持。现在万科华润已经撕破脸皮,姚老板没有后顾之忧,这次肯定卖面子给华润,以后择机联手罢免关键管理层。万科管理层持股比例仅为4.14%,不足一提。

3

证监会也不会批出路条。即使姚老板同意给深圳地铁让路,且华润没有在股东大会找到足够多帮手,定增送到证监会,也通不过。证监会是有权部门,但一旦涉及央产保值增值及控制权变化的重大重组,有关领导一定会多方征求意见,且从保守考虑。万科对证券市场的影响力,不仅仅限于房地产领域。这次宝能、万科、万润、安邦和管理层的激战,已经给熊市求稳、创新暂缓的监管们带来很大压力。作为深圳成分指数的第一大权重公司,万科应尽快复牌,但绝不能再折腾。短短数月之间,万科再次更换第一大股东的复牌混乱后果,证监会官员没有必要承担,风险收益比太高。
 

综上所述,万科管理层本次放手一搏,破釜沉舟,但依旧无法翻身。亲者痛,仇者痛,朋者痛,一个把自己置于几乎所有股东利益的定增,后果可以想象:深圳地铁不可能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

理论上,这次深铁可以卖两个项目,获得20%股份,下次,万科管理层再从深圳地铁买几个项目,一再稀释,那万科不就彻底和华润没什么关系了?

万科一季度账上有超过500亿现金,完全可以支付本次交易的对价,何必卖股?卖股,是最不值得的融资方式。

同样可以想象的是:通过这次斗争,万科管理层的地位更加岌岌可危,也许很快就会有个彻底交代。

敢于和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彻底翻脸的万科管理层,背后最大的支持,也许就是深圳市政府。这背后的文章,还可以写上一大篇,不过,就留给读者自己去判断吧:一个想要留住大企业的深圳市政府,它的最大利益是什么?

这事儿走到最后,恐怕要深圳市委、国资委党委和华润党委坐下来,喝茶商议。

如有变化,再继续分析。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