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小平 > 大盗横行 | 像蒋经国打老虎那样严惩中国证券白领犯罪

大盗横行 | 像蒋经国打老虎那样严惩中国证券白领犯罪

兴业证券公告,说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未按规定履行法定职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听起来就是个立案。立案多了去了,似乎没什么。可是,略知实情的行业人士,都知道这份调查通知书,简直是份索命函。
 
枪打出头鸟,而且,这次的枪,火力强大,简直就是一把AK-47。以我在证券公司工作多年的经验:兴业的投行业务,悬了。选兴业做保荐的公司,无论奔主板还是三板,哭了。
 
还不知道稽查大队要怎么个查法,查多大面积和深度。如果上峰决定做个铁案典型,彻查到底,那兴业历史上的所有IPO,都得拿到阳光下来晒一晒。怪不得证监会稽查大队的编制总是不够,还发招聘广告,一个兴业就够50人彻查半年的。
 
此事,祸起兴业证券保荐的上市公司:欣泰电气(SZ.300372)。据证监会信息,这家公司涉嫌长期、大规模造假上市,情节非常恶劣。说句白话:这是一起上市公司恶意造假并涉嫌勾结以保荐机构为首的多家中介机构、甚至涉嫌搞定监管部门发行部有关预审员的恶劣欺诈事件。
 
如果最后此控属实,这是一次欺诈规模约25亿元的刑事犯罪(根据停牌市值),是一次恶性群体性金融白领犯罪,其性质,和700亿欺诈案的E租宝没什么区别。
 
中国上市资格,搞的是审批制,不是注册制,因此极为珍贵。30年来,3000家上市公司,差不多一年100家。只要挤入这100家,新股几乎天天涨停,因此这背后事儿太多,多到连IPO制度的创立者之一,也被中纪委传唤失联。
 
中国散户买股票,稀里糊涂。只知道有概念、题材,不知道有造假、做局。全国一亿散户,99.99%是受害者。前几天,我在专栏提到,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判处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赔偿某散户16万元。今天,我再次提醒大家,该请律师请律师,该上法院上法院。别再做一只任人屠宰的羔羊了。
 
中国各家投行的投行业务口,年人均收入约400万-1000万元人民币。这几乎是全国普通群众年均收入的100倍。而这个100倍里,按经验,恐怕至少有30%以上有道德问题。你觉得这个数字夸大了?我不觉得。
 
不说全业务了,单说承销,全国上市公司里,还有多少涉嫌犯罪的欣泰电器?中国每一家上市公司,可都是投行们一家家包装上市的。 30%里有假货,不是个激进判断,没准是50%。有个虚假陈述算什么,有个账务调整算什么,不就是个交易所谴责吗?不就是罚款几十万吗?

中国证券界,应该掀起一股惩治白领恶性犯罪的专项运动。挣钱越多,责任越大,越不能造假骗人。普通人抢劫一块手表、一个手机即可能被判监入狱,证券公司职员造假一个亿、十个亿也没什么事儿?那肯定劣币驱逐良币。
 
证监会各位领导,以后的罚款,也别动辄几十万了,把条例修修,加100倍如何?要罚就是倾家荡产。白领犯罪就比其他劳工犯罪更优越吗?这不成立。
 
华尔街的犯罪率,比罪犯高多了。陆家嘴、金融街和深南大道上,正在琢磨如何做一笔欺诈就财务自由、就跑路国外的金融同仁,人数不会少。没辙,这个市场太大、太幼稚、太好欺骗了。而且,就算败露,罚款也没多少,也几乎没见过金融人士锒铛入狱的。
 
得狠一点。应该赋予证监会更大的权力,把所有重大金融造假的证券犯罪分子,全部逮捕入狱,百倍没收其造假利润,终生不得从事经济工作。对这些犯罪分子,要和对待性罪犯一样,即使出狱后,与任何金融机构的物理距离,也必须保持100米以上。
 
你如果觉得本文偏激,想想那些被数百亿、数十亿金融诈骗而倾家荡产的普通人。想想他们的家产、子女和养老。
 
金融犯罪的现场,看起来没有带血的刀具,但你能闻到更加恶毒的气息。
 
这次,要打,就是陈云打老虎,而不是蒋经国打老虎。兴业远远不是个一流券商,要给大家更深刻的影响,证监会就得打更大的老虎。我们毫无疑问的知道,中国,有更大的券商,做过规模更大的IPO造假。
 
把他们找出来。把他们的奖金,彻底罚出来。就酱。证监会门前,不应该总是有受害者来哭诉,冤有头,债有主。
 


辅助阅读:《蒋经国打老虎》

1948年,蒋经国根据《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组织“大上海青年服务总队”,以群众运动的方式打击奸商非法屯积行为,将矛头瞄准豪门巨富,称之为“打老虎”。

当时,国民政府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如果不挽救正在崩溃的经济,战争也必输无疑。8月19日,蒋介石依据“戡乱条例”对外公布了《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它主要针对货币和物资进行了规定:以金圆券代替法币,金圆券1元折合法币300万元,为保护金圆券的坚挺,禁止黄金、白银和外币流通买卖。然后严格管制物价,以8月19日价格为准,不得议价,同时实施仓库检查并登记,严惩囤货居奇。

蒋经国这一年38岁,他拿着这一纸命令,以及经济副督导员的任命,来到上海。

一到上海,就拿出了破釜沉舟的势头,8月23日和27日,蒋经国两次指挥上海的军警,到全市库存房、水陆交通场所搜查。

他召见了上海经济界的李馥荪、周化民、钱新之、戴铭礼等头面人物,胁迫其申报金银外币的存量,限时送交中央银行。周化民和戴铭礼抗命不从,蒋经国立刻拘捕二人。上海煤炭火柴大王刘鸿生被迫交出美元230万元、黄金8000两、银元数千枚。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总经理陈光甫,此时也不得不交出外汇114万美元。

上海被吓住了。

蒋经国在强行压制资本家的过程中,抓了杜月笙之子杜维屏。上海滩大佬的儿子被抓,在当年是轰动的大事,杜月笙不动声色一方面高调表示支持蒋经国,但另一方面却使出了手段——办我儿子可以,但请你去看看扬子公司。

10月2日,上海《正言报》发表消息,标题为《豪门惊人囤积案,扬子仓库被封》,人们不禁吃了一惊,扬子公司是孔祥熙公子、蒋经国表弟孔令侃的产业,在上海是谁都摸不得的大老虎屁股,难道蒋公子真是六亲不认?其实此时的蒋经国比谁都心焦,在日记中写下:“已经骑在虎背上了,则不可不干到底!”

10月8日,蒋介石从北平飞回上海,宋美龄跟他说了什么外人无从得知,但蒋介石和蒋经国谈过后,事情就悄然变化了。第二天,上海警察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扬子公司所查封的物资均已向社会局登记”。

哦,合法的。

最后,孔令侃离开上海,转赴纽约,交给政府600万美元,和杜家有关的永安公司以低于成本1/4的价格抛售了一批棉花,杜维屏便回了家。

蒋经国,打老虎,失败了。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