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小平 > 股市 | 群众这一年过得有多苦

股市 | 群众这一年过得有多苦


上证指数如一名掉入深水的孩子,胡乱扑腾,多次抬头浮出水面。但最终还是在数百万看客的面前,缓缓沉了下去。
 
三周来,上证指数的波动率已经远远低于1%。这个数字,犹如干涸的鄱阳湖,或者枯竭的沱沱河。一旦没有流量的滋润,资金将四散而去,各寻出路。
 
这段时间,要么休息,要么还债。
 
就后者而言,“合法杠杆”的双融已经跌至8000亿元左右,这完全不足以支撑多头们梦想的3500点“修复点”,那样必须要1.5万亿-2万亿元才行。
 
银行违规资金已经基本撤退干净,互联网配资合法化远远不见踪影,而善于炒作股市热点的各类大型游资也失去和管理层对抗的胆量。一个没有话题、热点和交易量的股市,注定比塔克拉玛干沙漠还枯燥无味。
 
今年以来,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倒是增长迅速,大致也有了8000亿元的规模。老板们急着质押股票,换出现金,去倒腾些什么?从成交量来看,反正不是股票。
 
虽说股指和GDP增速没什么必然联系。但直觉上,股市,还得看经济。这一段,在各种刺激政策庇护下,在各种权威批评怒视下,经济仍保持着不低于5%的增速,向前爬行。
 
如果低于这个速度,那么中央提出的2020年GDP及城乡人民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就达不到。这是向全党全军全国承诺的政治任务,达不到,那可不行。
 
不过,退一万步说,如果有意识使人民币大幅贬值,名义收入激增,物价高涨,也可以轻易达到“收入翻番”的目标,只不过,这种翻番的意义实在不大。俄罗斯人的名义收入也不低,但贬值和通胀吃掉了所有增长,绝大部分人的生活质量堪忧,以至于梅德韦杰夫冲着要求增加养老金的克里米亚老年民众怒吼一声:没钱,但请挺住。
 
要快速增加GDP,最好的方式就是借债。国家借债,企业借债,个人借债。债务带来投资,投资驱动就业,就业引发消费,消费回哺实业,实业增加税收,税收有了?那就再多借点。
 
这个闭环如能稳定发展,那么中国经济曲线会脱离地心引力,越来越高升。只不过,当前借款不还的公司越来越多,使得这个精巧的设计,看上去阴影重重。
 
今年以来,已出现16家发行主体债券违约事件,涉及本金200多亿。报上几个名字,看看大家是否熟悉:南京雨润、天威新能源、东北特钢、广西有色、江苏中联、上海云峰、山东山水、内蒙奈伦、中联物流……
 
这里面国资可不少。金融流行语不是说什么信仰崩溃吗,是的,“央企、国企绝不违约”的宗教,信徒越来越少。而且各种邪招让你目瞪口呆,今天还是大股东,明年连清洁工都不是了。如果所谓“公家”都不还钱了,那么投资人,以后还能相信谁?
 
流通在外的债券无人偿付,于是发行市场也出现问题。今年迄今,已有上千亿公司债被推迟或者干脆取消发行。担心发不出去是有道理的:别说一般公司债了,短期融资券违约的也不少了。短期短期,顾名思义,也就是几个月一年的借款,连这都还不上了。这不是公开诈骗吗?
 
就这么烂的市场,竟然有数百家AAA评级,高达近7万亿元,AA也有4万亿。而AA-只有4200亿。这是笑话:全班有三分之二的同学是优等生,只有零头的零头是差生,倒金字塔。
 
中国的信用评级行业,已经成了最没有信用的行业,滚蛋。
 
从去年到现在,中国经济发展不断下滑,但评级上调的企业近500家,而评级下调的只有250家。神了,经济越是不好,信用评级上调的企业越多,中国的经济发展,是脱离了地球引力吗?什么鸟评级。
 
一个大脓包,正在被逐步挤破,而其后果发酵究竟如何,还不好说。别忘了,在债市融资的十大行业中,建筑工程和房地产始终占据前两位,有近5万亿,如果三四线房价撑不住,这债,怎么办?
 
那只能发行更多的债券,来掩盖既有的债券撤退。实在不行,债转股;再不行,也许“中央将注入10.6万亿来拯救银行坏账”(《金融时报》语)。
 
债市,其实离大家还是有距离的,毕竟更多是机构博弈的地方。我更加担心散户集中的股市。
 
中国股市必须炒,必须热闹,必须有网红,必须多丑闻,才会吸引每天几万亿的成交,才能增加券商收入,券商股才能带动金融板块,拉动大指数,掩护中小创迭创新高啊,这个闭环要是破坏了,那就是螺旋形下降死亡。从来如此,绝无例外。
 
什么机器人,什么4.0,什么VR,噱头而已,那只是凉菜。
 
这个周末,我们期待热菜、硬菜、大菜。究竟是什么菜,恐怕猜不出来。一道让满桌客人出乎意料而瞪大双眼的好菜,往往是不在菜单上的。
 
实在要猜一道,请领导搞一部分养老金,堂堂正正入市吧。你入市,一定就是大底。
 
如果养老金已经偷偷在买股票了,那是锦衣夜行,有什么意思啊,带动群众一起致富嘛。
 
你可不知道,群众这一年过得有多苦。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