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小平 > 观察 | 年内人民币可能再次突发贬值

观察 | 年内人民币可能再次突发贬值

降息是国家大事,但关于自己和父母的钱包涨跌,却更是大事。

周三,和浙江一些企业家、配资客、交易员几十人杭州聚会,原本聊聊创业机会,结果不少人说到“资产荒”:买不到较为放心的高息财富管理产品。

浙江原本是个靠债权复利为财富管理核心的先富省份,民间资本存量大,是一直的资金供给省份,民间借贷或高息金融产品多年流行。我一位曾经在中金公司浙江任职的财富管理同事,其家庭每月放贷收入远远超过工资奖金收入,所以虽然年纪不大,但他工作心态特别淡定,对如何寻找财富管理客户也颇有心得:给放贷圈朋友做适当资金平衡配置建议就行。总之,高息塑造、维持着浙江一大批人群的投资框架和生活状态。

但当前,浙江部分富有人群已找不到合适的高息资产。如果精明的浙江人都找不到,那全国肯定一样。为了验证,我给浙江省最好的一家信托公司熟悉朋友电话,问信托产品销售进展,人说:缺货,销售特别快,产品暂时出不来,估计收益率也会下来,后续风控也会更加谨慎了。

雪上加霜,昨天又降息降准,上述问题就更严重了。网上评论在央行放水、投资维稳等,问题是:降息能够能促进投资,投资能获得利润,而利润能带来金融产品收益率吗?这个逻辑不成立,降息降准就不正确。

而且,这也才是我们一般老百姓关心的问题。总不能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把存款等停滞在银行理财、余额宝。

根据北大宋国青调研,过去三年半,经济一个突出表现是工业企业利润增长率显著下降,明显落后于总资产增长率。这三年,工业总资产增长率为13.7%、4.7%、8.8%,而同期利润增长率只有1.8%、1.5%和3.0%。今年以来数字更加难看:总资产增长率还有7.6%,利润率是负数,-1%。当然8月开始,又转正,但数字也很小。

也就是说,投资不一定产生利润,那么钱多放水也是枉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那怎么还有好的高息金融品?你我找不到,你我的父母也找不到。如果有很多,那就得照着旁氏骗局去考虑。反正连央企附属公司的债券违约,都不是新鲜事了。

企业挣不到钱,要么是有效需求不足,要么是有效供给不足,这种结构性变革、改制,是长期大事,只有最有魄力、最能忍受改革阵痛的政治家能够推行。看短一点,干脆加快速度走出去,进一步扩大海外市场,满足海外市场有效需求,消化大陆产能,也是个策略选择。习近平主席带着代表团在英国努力行动中,而刚才那批浙江企业家们,早就已经在着手把钱往国外放了。

顺着想下来,如果放水多而无用,或者说边际效用很小,水多了面不变,那货币肯定有贬值压力。今年,央行已经突发性干过一次了,震动全球。

欧元政策将继续松弛,央行行长发话提示可能QE到底,宽松极致;日本政府已从贬值中获得充分好处,虽然表态不会加码,但肯定长期延续;美国没有加息,因为全球经济不振背景下,如单边加息,汇率条件肯定恶化,导致进口更多,美国将为全球买单。大家都如此,人民币何必扛着。

不过,人民币最大的庄家,中国央行对此极度审慎。降息后,外汇市场人民币稳如泰山。看得多了,我们不能立刻说,市场先生一定正确。因为市场突然崩盘的时候,不是很多吗?量变质变而已。

不管官方经济学家的判断如何,中国群众正在显示力量。中国人在9月份从大陆商业银行兑换了7613多亿人民币,央行账上也少了2640多亿。笔者大胆判断:10月份,中国央行,与为之缓颊的商行一起,将继续大幅流失外汇。两块加一起,外占下降将继续破万亿,也许创新高。

本次霜降后,月度负利率成为现实。年内,人民币再次突发性贬值,可能性很大了。仍对本币外币配置比例迟疑的全国群众们,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本公众号周四的文章《今日开盘前 | 刘鹤:股市没问题》,曾猜测本周五降息,极其巧合猜对。那么今天对贬值的猜测,大家也留意下。

小川行长,易纲副行长,群众们做好换汇准备了。给我先来一万美金的。

推荐 12